• 曾和赵丽颖一起走红,如今资源不足靠粉丝手撕经纪人
  • 专访|跟着《旅途的花样》体验“一带一路”
  • 斗鱼直播“老外挑战高考题” 花式助力高考
  • 安公主出嫁安氏姐妹淘们美出新国度,Baby跟人家学学吧!
  • 魏小也受邀加盟《超模教练》 “美胸阿平”全程吸睛
  • 《麻辣学院》主题曲MV发布 王绎龙携蒋欣另类欢乐颂
  • 转发这组高学历歌手锦鲤高考顺顺顺!(组图)
  • 李志敏新歌《爱的俘虏》上线 带你走出爱的迷途
  • 优酷腾讯两档“尬脑综艺”同期开撕,谁的“智商”更在线?
  • 安以轩大婚伴娘团美如花盘点明星伴娘团谁的最美
  • 军师联盟电视剧是小说改编吗? 军师联盟电视剧剧情播出时间
  • 白百何一年赚的钱竟都花在这里!网友:渣女!
  • 听说这小伙子因为会ps,睡了好多明星!
  • 主持人问钟丽缇:20年后你靠什么留住老公?她的回答网友笑了!
  • 周末许巍将要唱响桂林 点燃万人狂欢之夜
  • 禅乐唱作人黄帅《送别》EP发布 意蕴深长轻唱毕业骊歌
  • 剧荒不再有,献给作为医生的你!
  • 过瘾!谢霆锋画粑粑图,再怒宋祖德没有履行吃屎承诺,敢说不敢做
  • 甘露风情美照搭配 风情万种犹抱琵琶半遮面
  • 女神高圆圆脸肿了?绝世容颜不在?一大波美照还在路上
  • 她出身豪门却一脱成名 炒作周杰伦黄晓明绯闻
  • 陶大宇郭可盈等经典荧幕情侣大盘点
  • 盘点娱乐圈越长越美的女童星,徐娇第一
  • 陈艺搏爱情三部曲之《从那以后》 正式发布
  • 谢霆锋与师弟妹在尖沙咀演出 兴奋到甩拖鞋
  • 欢乐颂2:即使没有陈家康,王柏川的话代表他早就不相信小樊!
  • 那些年阿米尔·汗曾经带给你的视觉盛宴,一个你不认可算我输
  • 昆凌开产前迎婴派对,曝光的这几点,让网友吐槽:真的恶心到了!
  • 《楚乔特工》赵丽颖小脚又成功抢镜,关键时刻还能别有用处
  • 《夏至未至》郑合惠子白敬亭甜蜜暴击撒糖不断
  • 终于知道为什么何炅到现在都不承认结婚了
  • 遭万达封杀,还是狂揽10亿票房!冯小刚、陈道明都自叹不如
  • 满城尽是东北味宋小宝、宋晓峰奇幻喜剧《超级大山炮之夺宝奇兵》
  • 谢娜在《跨界》秒变抒情歌后,仙气儿颜值爆棚
  • "小夜华"《明日之子》相会杨幂续"三世情缘"
  • 情感主播《果酱最现场》遇危机,被颜值辩题苦苦相逼
  • 最丑童星,考北影因为丑被拒,如今美若天仙
  • 李茂曝光安以轩婚礼内场照,证实陈乔恩愿望达成,弦子小腹微隆!
  • 真服了徐佳莹,睡觉能睡成这样
  • 范冰冰护李晨疑指插刀是造谣 时隔5年印小天把大黑牛坑惨了
  • 鸟叔PSY童年照公开胖脚圆鼓鼓 自侃长残了(图)
  • 原来麻将牌才是《青禾男高》的主角
  • 23年后,林心如用27字回击林志颖的六字分手短信
  • 看了花少你就明白了, 为什么杨佑宁会不红……
  • 她是鹿晗最钟爱的徒弟,新剧合作初恋,不料被她破坏了气氛
  • 既不美好,也不意外,它是一部“女德”电影
  • 提奥·詹姆斯新片携手Netflix 聚焦世界末日危机
  • 安以轩夏威夷婚礼现场 新郎新娘落泪钻戒抢眼
  • 张绍飞携手周艳泓、张凯丽等百位明星开启"暖春公益行动"
  • 张绍飞荣获亚洲青年歌唱家先锋人物奖
  • 2018年“凯笙杯”克利夫兰国际钢琴比赛中国赛区正式启动
  • 亲了16次的李菲儿金希澈到底在没在一起
  • 潘仪君穿苏绣高定出席活动 称国粹可贵要珍惜
  • 就要生了!昆凌为儿子准备迎婴派对:尿片装食物,满屋写着是男孩
  • 《白鹿原》孝文的桃源梦,终于击垮白嘉轩的腰,也撕下自己的伪装
  • 安以轩伴娘陈乔恩锁骨美翻,明星们结婚伴娘团谁家最强?
  • 金秀贤变身赌场扛把子,打架、骂脏话还双重人格!
  • 《内心引力》:人生有热爱,爱都来不及
  • 陈赫如果不进娱乐圈,绝对可以成为书法家
  • 娱乐圈吃货横行,赵丽颖,蒋欣,鹿晗,迪丽热巴,谁能拔得头筹!
  • 16岁出道,凭一首《泡沫》火遍全国,感情坎坷如今依旧单身
  • 安以轩夏威夷大婚 真情告白陈荣炼你把老虎养成猫了
  • 王俊凯高考 刘昊然张一山指导考试诀窍王源千玺写对联加油
  • 殷鼐2017《古风音乐集》 七首经典作品问世
  • 史上最悲惨的女主最可怜的女主就是赵丽颖了,你们说呢?
  • 演技差又不出名,乔欣是怎么拿到《欢乐颂》关关角色的?
  • 男版produce101第二季任务曲Never完整版现场视频甜炸了
  • 醉玲珑曝鼻血照 皇子团逆天颜值帅圈粉
  • 除了网红、泰国女孩,鹿晗撞脸想不到还有卸妆后的她!
  • 山寨明星年收入几百万
  • 网友机场偶遇杨幂近距离拍摄杨幂小短腿,围观:不怕被打手机么?
  • 《极限挑战》嘉宾改变跑男却慌了 网友:没毛病
  • 神奇女侠口碑与票房双赢 却被忠实粉吐槽
  • 杨颖——是无心之失的信口开河,还是尽显心机傲慢,让细节告诉你
  • 欢迎收看大型生活服务与情感鸡汤类节目《我们相爱吧3》
  • 安以轩与老公热吻 超大颗婚戒抢镜
  • 安以轩嫁人了,伴娘团超美腻,台湾新四大黄金剩女竟都是天后
  • 大叔开车请勿鸣笛,只要你混的足够好,你的丈母娘在高考
  • 风一样的女子,女神高圆圆攻气十足
  • 贝克汉姆与女儿小七的1张照片 竟被网友骂成这样
  • 《儿科医生》首曝片花 孙铱担纲女一演绎菜鸟医生
  • 霍启刚带娃骑脖看比赛,网友评论:投胎是门技术活
  • 楚乔传李沁结局 成亡国公主被敌军凌辱沦为妓女
  • 樊胜美与祁同伟苦命相连:他们代表“村二代”的出路在哪里?
  • 楚乔传男演员一键抠图被原谅,赵丽颖沙漠里被托被踹太不容易了!
  • 赵丽颖与王小利等沙漠录节目,头裹头巾少了都市奢华多了乡村温情
  • 偶遇张一山与友人结伴吃饭回去,很强势哦
  • 大喇叭组合追爱神曲《郑州女孩》时尚来袭
  • 杨幂依旧有魅力 郭敬明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
  • 明星原名PK,李易峰刘德华吴亦凡
  • 高云翔在《跨界歌王》作妖真是不停歇
  • 不一样的《极限挑战》 黄渤真性情爆粗口
  • 《三生三世》原班人马 再圆你三世情节
  • 女孩花高价整容,成了这副模样,网友:像杨颖又撞脸林允儿
  • 周星驰电影中,最美的九个星女郎
  • 歌伦贝尔6月10日广西开唱 许巍领衔唱响桂林山水
  • 章龄之二胎孕照曝光,陈龙二度当爸,可谓收获满满祝福
  • 《小时代4》的影评太精彩了 犹如全世界段子手的顶级聚会
  • 中国流行音乐产业大会在京落幕 行业人士齐聚一堂
  • 李宇春继续搭档天舞IDG 撞色登台引关注
  • 刘雯再登大刊封面 超模魅力势不可挡
  • 郭敬明开庆生趴晒合影陈学冬坐在他旁边
  • 构建“双创”影视生态圈 全国高校影视人才孵化计划启动
  • 《画心师》搜狐视频热播,赵飞燕分饰两角绝美亮相
  • 《欢乐颂2》中告诉大家 邱莹莹那样的女生虽然蠢容易得到幸福
  • 期盼已久的仙剑4终于来了,这次男主不是胡歌而是他
  • 《楚乔传》报告:有只叛狼
  • 王子发博套路满满 成功吸引迷妹就是喜欢年少的你
  • 跑男Baby的回归真是一个坑,从这点就能看出来...
  • 安以轩成功嫁入豪门,网友:婚纱像猪大肠,新娘都失色了
  • 黄觉434字解释插刀教:印小天想泡边潇潇,她膈应,杜淳落井下石
  • 看第五季,都不愿意承认「纸牌屋」曾是神剧
  • 杨幂机场又被偶遇 大秀香肩美腿性感撩人
  • 《欢乐颂》四美入围白玉兰奖,却只有她落单!
  • 科幻电影《蒸发太平洋》热度不减 国产“好莱坞”震撼眼球
  • 霍启刚人群中让儿子肩头骑大马看龙舟,网友:马赛克也挡不住帅气
  • 有人说他唱歌难听,他却跟乐团屹立不倒20年,如今再次获奖!
  • 泫雅2倍速跳舞狂撩人网友:好性感!(图)
  •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最新剧透:三傻化身复仇女王
  • 陈坤终于公开晒高级脸楚王殿下剧照,网评堪称保密最厉害剧组!
  • 23岁吴千语搭上中年富商 与37岁林峰结束五年情?
  • 古风谍战剧来袭 赵丽颖惨沦为“女奴” 窦骁林更新英雄救美
  • 《画心师》将收官 新生花旦赵飞燕俘获众心
  • SJ确定年内发新专辑 将以8人组形式回归
  • 拍戏被炸伤患抑郁症,妻子不离不弃,现两人超幸福还有一儿子
  • 不愧是美剧第一暗黑,新一季更恐怖
  • 湖南卫视封杀的明星 你知道几个?
  • 关雎尔才是现实版的曲筱绡,住别墅养萨摩装饺子的盘子都走宫廷风
  • 「揭秘」快手最火竟然是Mc天佑 坐拥2456万粉丝
  • 《欢乐颂2》大结局观看,妥妥的让你跌破眼镜
  • 陈浩民妻子蒋丽莎 连生四胎身材仍火辣
  • TOP接受调查微笑离开警察局 网友:毫无悔意
  • 水浒武功第一人,强过卢俊义,吊打史文恭
  • 【TOP】小英雄傲视群雄!最新老外新番排行榜公布
  • 艺恩挂牌新三板!服务万达、腾讯,合作专资办,卷入影视大数据行业厮杀
  • 陈浩民娇妻秀身材 蒋丽莎连着剖腹生产4次网友争议不断
  • 樊胜美再也不用做受气包了和亲生哥哥撕逼起来,太过瘾啦!
  • 安以轩伴娘团美如花 陈乔恩誓言抢捧花
  • 黄子韬让制片人亏了9000万,以后还有人敢找他拍电影吗?
  • 昆凌挺孕肚办派对 二胎宝宝性别公布:男孩!
  • 吴亦凡陈奕天赵丽颖等明星齐祝高考加油
  • 《楚乔传》刘玉翠暴戾霸气回归,曾塑造很多经典角色
  • 上海电影节日本片单公布 多部新片提前本土展映
  • 玩的是智商,好莱坞偷盗片向来是影史上的一朵奇葩
  • 他是TVB的御用恶人,如今重返TVB,新剧继续做黑社会
  • AKB唱片总销量突破五千万张 更新日本女歌手记录
  • 关8成员大仓忠义出演舞台剧 挑战同性恋戏份(图)
  • 张大大合影baby佟丽娅娇俏 希望每个人的日子都越过越6
  • 佟大为关悦合影吴宇森夫妇 两对夫妇共同吃晚餐讨论电影
  • 啥叫有演技的童星?网友:秒杀林更新和窦骁
  • 高清:刘雯再登封面这是属于“大表姐”的洒脱范儿
  • 代孕妈妈产后去相亲,又被老总带一对龙凤胎破坏,妈妈恨得牙痒痒

    婚嫁网 / 来源:今日头条 / 2018-04-06 11:12:01
    阮白给慕家做代孕妈妈,生下了一对龙凤胎,事后,阮白想忘了这段记忆,去相亲。慕家老宅,小家伙们听说阿姨要去相亲,很生气。

    阮白给慕家做代孕妈妈,生下了一对龙凤胎,事后,阮白想忘了这段记忆,去相亲。

    慕家老宅,小家伙们听说阿姨要去相亲,很生气。

    小家伙回到客厅,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,甩掉了两只小拖鞋,闷闷不乐着。

    “什么情况?怎么愁眉苦脸的?”之前躲了起来,现在才敢出来的慕睿程表示云里雾里,不知道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    难道,设计的好高难度跳楼戏码,被识破了?

    “小白阿姨根本就不想做我们的妈妈。”慕湛白说着,小脸一垮,五官扭曲,接着就掉了一连串的金豆子。

    活像个没人要的小孤儿。

    慕睿程按照大人的思维分析,那这肯定是小白嫂子还没生完大哥的气?两人还在继续冷战?

    连孩子“跳楼”都没能让两人重修旧好,这只能说明,大哥做人太不地道了,作为男人,就更不地道了。

    跟自己女人低个头认个错,能死不成?!

    “哭什么哭,还不都怨你老爸不解风情?冰块似的!”慕睿程整日无所事事,醒了就是想着今天去哪玩,今天他不用想去哪玩了,决定专注解决大哥的家庭内部问题。

    慕湛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看着小叔叔。

    慕睿程顿时觉得责任重大。

    “你小白阿姨住哪里,你知道吗?”他决定把侄子送过去,扔门口,就不信小白嫂子见了能不把孩子捡回家。

    “小白阿姨搬了新家,我没去过。”

    “不知道也没关系,我找人问问,问完就送你过去,你老爸是指望不上了,现在就看你的本事了。”慕睿程拿出手机。

    慕湛白梗着脖子:“小白阿姨去相亲了。”

    “什么?”慕睿程停止拨号,“去相亲?你听谁说的?”

    “老爸说的”

    叔叔和侄子对着话,外面却响起车声。

    慕睿程和侄子一起往外看。

    一辆黑色宾利商务房车停在了老宅门口,下车的人,是西装革履的董子俊。

    董子俊走进来,对慕睿程点了下头,才问向慕湛白:“小少爷今天想去哪里玩,随便说,董叔叔陪你去。”

    慕睿程听此,大概思考了两秒钟,然后眼神示意小侄子。

    “呃我想去”慕湛白吞吞吐吐的,眼睛瞥另一侧的小叔叔,接收小叔叔给传递的信号。

    接收完,他说:“我想去找小白阿姨。”

    “这”董子俊颇为为难。

    方才老板来电,下了具体命令,说:“忙完手上的事情,去趟老宅,接上软软和湛湛,不管他们要求去哪里玩,都满足他们。”

    董子俊了解这一家三口。

    因为两个小孩子从小没有妈妈在身边,又没有太奶奶,其他女性至近亲属更没有,唯一的一个亲奶奶,还一心只注重着外面的各种时尚活动。

    在家里陪孙子孙女的时间,还没有陪那些豪门太太名媛的时间多。

    老板这个人虽然很冷,不管对待外人还是家人,但身为爸爸,却非常喜欢自己的一双儿女,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罢了。

    方才得到这个命令,董子俊之所以放下手上工作快速赶过来,也是因为老板难得明着妥协,给予两个孩子关爱。

    虽然董子俊认为,这种关爱最好是别借他人之手,爸爸亲自带孩子去玩,才会让孩子最开心,但老板这五年多来,总归迈出了这“关爱”的第一步,实属难得了,一时也不能要求这个不合格的爸爸进步太多。

    但老板下令让他陪孩子去玩,可没下令让他带孩子去找阮白。

    不过,阮白是多年来唯一能如得了老板眼睛的女人,带孩子去见见,应该也没什么。

    思忖了一番,董子俊谨慎的说:“当然可以去见你的小白阿姨,只是,你们约好了在哪里见面没有?”

    小家伙可怜的摇了摇头,无辜的小眼神求助的看向了小叔叔。

    慕睿程叫过董子俊,转过身去,小声说:“我哥这个人你知道的,给人一种冷血无情的感觉,挺招人烦。小白嫂子最近跟我哥闹别扭呢,我哥死要面子,就导致了现在冷战的局面。”

    董子俊的眼神里充满了意外。

    老板跟阮白冷战?

    而且,二少爷叫阮白“小白嫂子”,这说明老板把阮白带回家过?不仅孩子认可了,慕家人也全都认可了?

    如果是老板跟老板的女人冷战中,老板又撂不下面子,那他这个做下属的,就明白该怎么做了。

    “我明白。”董子俊对慕睿程点了下头,回头对孩子说:“董叔叔这就送你们去找你们的小白阿姨。”

    “可是,我不知道小白阿姨在哪里。”小家伙挠挠头,仰脖子说:“小白阿姨,去相亲了”

    董子俊彻底被震惊住了。

    跟老板大人冷战不说,还去相亲了。

    身为特助,最大的用处就是办事能力强。

    董子俊打给周小素。

    对方接了,董子俊直接问:“你们组的阮白,此时此刻在哪里?”

    “这个我不知道,她今天请假了。”周小素实话实说完毕,好奇的打听:“怎么了?”

    董子俊没说怎么了,只交代:“尽快问出阮白现在人在哪里,具体位置,问完回我电话。”他按了挂断键。

    西餐厅。

    陈小北才坐下,叫服务员拿菜单。

    点菜的这个时候,阮白的手机却响了。

    “抱歉,我接听一下。”

    “没关系,你接。”陈小北不是个规矩很多的男人。

    阮白接了。

    周小素说:“小白,你在哪里?我这样跟你说好了,现在部门有点急事找你,但不会要求你回来加班,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的具体位置,我派人把u盘给你送过去。”

    阮白认为公司来人给送个u盘,并不影响相亲,就没多想的把具体地址说了。

    黑色宾利房车行驶在公路上,路径蜿蜒。

    两个孩子坐在车里。

    软软手里捧着一盒牛奶,时不时的喝一口。

    董子俊边开车,边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车后座上的两个小孩子,孩子身边,还放着一个正方形的海绵宝宝图案行李箱。

    行李箱是慕湛白整理的,大有一副离家出走不回去了的架势。

    小孩子的这个行为,叫董子俊十分为难,不知道该不该汇报给老板。

    想了一路,董子俊暂时没打给老板,做的决定是,先看看阮白小姐的情况和意思,再决定怎么跟老板交代。

    “反正我是不回去了,你呢。”慕湛白问妹妹。

    “我也不回去了,在孤儿院住也比在家里好。”软软早就住够了那个大房子,每天不见爸爸的踪影,两个奶奶见面就吵架,还动手打人。

    只有太爷爷让他们留恋。

    董子俊听着两个小孩子的童言童语,一时很是头疼。

    看来,自己再怎么是个能力超群的特助,也处理不好老板家里的事情啊。

    餐厅里。

    阮白跟陈小北聊得很好。

    陈小北是个普通的上班族,身上没有富人那套做派,更没有某些小市民身上的庸俗特征。总之,是个正常人。

    “你在t集团上班的话,如果不介意,以后我可以接送你上下班。“陈小北言下之意,他对阮白很满意。

    就是不知道阮白对他是否满意。

    见她没回应,陈小北尴尬的笑:“我说这个是不是太早了,先处处看,你别怪我太冒失。”

    阮白摇头,微笑:“没有,你挺好的。”

    陈小北得到一句认可,脸变得有些红。

    阮白本就不是个开放的人,陈小北也这样,两人难免聊着聊着就尴尬了,没话题了。

    索性服务员这个时候上菜,牛排,果汁,普通工薪阶层出来吃饭能消费得起的东西。

    阮白抬头看向服务员,本想说一声谢谢,但她还没张口,服务员也还没放下牛排,却看到,门口走进来的三道身影。

    董子俊,还有两个小家伙。

    董子俊在跟服务员打听什么,而两个小家伙费力地拽着一个行李箱,正在东张西望,显然是在找人。

    阮白有些紧张。

    看了一眼陈小北,她突然心虚。

    “我去洗个手。”阮白起身,就走向了西餐厅洗手间方向。

    陈小北回头看了看,没发现什么异常,回过头来,去帮阮白切了牛排。

    门口的慕湛白,乱转的眼珠终于捕捉到了小白阿姨的身影。

    公共场合不大声喧哗是太爷爷和爸爸从小就教给他的,扔了行李箱,倒腾着小短腿就朝小白阿姨跑了过去。

    阮白在洗手间这边等。

    小家伙跑过来,直接抱住了她。

    她摸了摸孩子的脑袋,蹲下,温声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“我拜托董子俊叔叔带我来的。”慕湛白抱紧了她,乌黑的大眼睛很快就红了。

    人心都是肉长的,阮白很感激这两个孩子喜欢自己,满意自己,但她跟他们的爸爸真的不能在一起,就像杀人偿命一样,最终结局,注定了不可更改。

    “听话,回去吧。”阮白摸了摸他的脸,哄着。

    “我不回去,我不准你相亲,你只能跟爸爸生活在一起!”慕湛白越说,情绪越激动。

    洗手间这时出来两个女人,看到这一幕听到这几句对话,都在心里头“啧”了一声,亲妈为了再嫁,连孩子的感受都不考虑了。

    太狠心。

    阮白离开餐桌已经五分钟了,洗个手,根本用不了这么久。

    她不能因为孩子不同意就放弃这次相亲,因为那样恐怕会让慕少凌误会,更会辜负了好心介绍男朋友给她的同学,以及各方面都符合她的陈小北。

    “不要哭,也不要闹,阿姨在办正事,不是相亲。”

    听了她的解释,慕湛白信了,说:“那我和妹妹坐在别处等你好不好,等你忙完再来见我们。”

    这大概是唯一的办法了。

    让他们走,他们根本就不会走,也许还会哭闹得人尽皆知。

    阮白回到餐桌前的时候,表情有些恍惚。

    看到切好的牛排,她抬头对陈小北说:“谢谢。”

    “你脸色不好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陈小北敏感的察觉到。

    “没什么事。”阮白摇了摇头。

    陈小北突然想到,也许是女生的生理期?身体不舒服,所以脸色变得这么苍白。

    “阿姨,麻烦给我们一份菜单。”两个小家伙走过来,坐在旁边的位置上软糯的说道。

    阮白看过去,没想到两个小家伙会坐的这么近,还以为他们要去外面车里等。

    董子俊倒不见踪影,应该是在车里。

    一开始阮白很担心,吃也吃不好,还好,两个小家伙从头至尾根本没捣蛋,乖乖的吃东西喝果汁。就是聊的话题很让人费解。

    “没妈的孩子像根草,唉。”

    “像根草才不可怕,小青草起码还勃勃生长,可我们呢,是有爸的孩子像枯草,哎。”

    陈小北听着隔壁桌两个孩子的抱怨,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    如果这两个孩子穿的很破,他可能会觉得这两个孩子口中说的是真的,但这两个孩子穿戴明显很奢侈,难道是哪个巨星家的孩子在录制真人秀?爸爸去哪儿还是妈妈去哪儿?

    陈小北四处看了看,却没发现有什么摄像设备。

    一个多小时过去,陈小北被公司主管电话催,阮白礼貌的让他先走,说不用管她,她等公司的人来送u盘。

    “那我先走了,忙完找你。”

    陈小北起身对阮白说。

    阮白也站了起来,目送他。

    同一时刻,一身黑西装白衬衫的男人突然走进了餐厅,修长的双腿,冷硬的脸部轮廓,都彰显着他身份的尊贵和性情之冷漠。

    看到爸爸,两个小家伙吓得缩了缩脖子

    阮白侧过头去,尴尬的回应着陈小北客气的道别。

    而另一边,进入餐厅的董子俊,眼睁睁看着老板打人怒意迸发,直接一手稳稳的抱起女儿,另一手拽着儿子,拖儿带女的往门方向走来。

    “我不走。”慕湛白挣脱爸爸的大手,跑回去一把抱住阮白大腿不放,哭着蹭她:“求求你救救我,呜呜”

    阮白被小家伙扑的一个没站稳,摔坐在沙发上。

    不管怎么控制都稳不住的剧烈心跳,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她,她现在到底有多紧张和害怕。

    “呜呜”慕湛白绝望的哭,矮矮小小的,看着就可怜。

    阮白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,又看了看他膝盖上绑着的厚厚的绷带,有血迹,一开始她就看到了。

    但能撤了石膏,说明问题不大。

    “你没事吧?”陈小北担心阮白摔的那一下会很疼。

    还好,很快陈小北反应过来,阮白身下坐着的沙发是特别软的。

    陈小北看了一眼这个孩子,本想劝说几句,你家里有什么事情你去跟你爸爸解决,别抓着一个陌生人不放。

    但陈小北还没开口,手机就响了。

    “喂,郎主管。”陈小北接道。

    郎主管不耐烦的声音响起:“陈小北,我看你是不想干了!看看,现在几点了!”

    “你先去忙,这里我能应付。”

    阮白现在心慌的不得了,也听到了陈小北领导的怒吼。

    陈小北看着她的眼睛,犹豫再三,最后告诉她:“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  阮白点头。

    陈小北走了,经过那小男孩爸爸的身旁时,看了一眼。

    还没来得及说两句什么,陈小北就瞧见,男人皱眉看了一眼他那死活赖着陌生人不走的儿子,抱着女儿,转身离开。

    那小女儿也蹬着腿,不走。

    陈小北不好管别人家的家事,但看着也实在揪心,出去大街上打出租车的时候,他又看到,那个男人把女儿塞进了一辆黑色宾利商务房车,返回西餐厅。

    这时,出租车来了。

    陈小北上车,视线往西餐厅里瞥了一眼。

    大片干净通透的落地窗里,男人走向他跟阮白吃饭的位置,伸出手臂,一把捞起死活抱着阮白不放的儿子。

    出租车开走。

    陈小北放下心来,看来,那小子被他爸爸带走了。

    “我不走,我不要跟你回去!我不!爸爸你冷血无情!”慕湛白挣扎的激烈,小男孩总比小女孩的力气大一些。

    阮白可怜这个孩子的同时,也慌张的看了一眼西餐厅外的大街。

    街道两旁都不见陈小北的踪影。

    她感激那位郎主管,及时叫走陈小北。

    否则,她不知道小孩子情急之下会说出什么、

    这一生一世,永永远远,她跟慕少凌都不再有任何可能,她的一颗心也早已放在了“新生活”上。

    服务员过来,小心翼翼的摆正之前被小孩子撞歪的桌子。

    阮白拎起了包。

    服务员在打扫,她只能去买单。

    “跟您一起的那位先生已经买过了。”前台服务小姐微笑着对她说道。

    这时,抱着儿子离开的男人去而复返。

    前台搁着一个黄色行李箱,海绵宝宝图案。

    慕少凌一条手臂抱紧了儿子的同时,另一只手拎起小小行李箱,从始至终,一眼都没看过阮白。

    阮白默默的离开。

    “小白阿姨,救救我我不走!我不要跟爸爸生活在一起!”慕湛白来了倔脾气,两条小短腿奋力蹬着,彻底蹭脏了他爸爸身上的黑色西装。

    小家伙可怜兮兮的叫着她,朝她伸出小手,呜咽起来。

    餐厅里的服务员偷偷对视了一眼,心想,原来这个孩子是认识这位小姐的。

    要不然,怎么可能清楚的叫出“小白阿姨”这个称呼?

    慕少凌看着儿子的这副可怜模样,再看向两米外站着无动于衷的阮白,他就气不打一处来,低头喝了一声,“再吵我就真不要你了!”

    慕湛白巴不得他不要自己了。

    “那你就真不要我好了。”

    阮白并不是无动于衷,而是不敢插手,她想不看,不听,不想,但行为总是比理智的思绪来得要迟缓许多。

    等下了决定离开,她低头往餐厅外走,彻底闭上耳朵。

    孩子的腿伤,自有当爸爸的关心处理。

    “呜呜,小白阿姨你不要我了吗”慕湛白哭喊的撕心裂肺,挣的更加激烈,慕少凌气得黑着脸,直接扔了另一只手上提着的行李箱。

    随着“砰”的一声,行李箱小卡通锁被摔坏。

    成功挣脱了爸爸怀抱的小家伙,却不理其他,直接跑向门口。

    “小白阿姨,你不要走好不好?”

    阮白本想快步往大街走,却在才出门的时候就被抱住了大腿。

    回过头看,慕湛白因为跑的太快摔在了地上,着地的左侧膝盖磕破,左侧胳膊也擦破了一片,触目惊心。

    右侧膝盖本就摔得很严重,现在左右都伤了。

    阮白蹲下来,抱起孩子。

    眼眶微微发红的对视着怀里的小家伙,她很喜欢,她以前也有过一瞬的憧憬,憧憬过嫁给慕少凌,帮他一起抚养这两个孩子。

    但是

    阮白怕自己会哭出来,只能低头,额头轻轻抵着小家伙的额头,不敢看小家伙哭红的眼睛,说:“以后不要再这样了。”

    这个孩子她不能抱走。

    并不是孩子想跟谁走就能跟谁走的。

    软软和湛湛都是慕少凌的骨血,不是街边谁都可以领回家养的孤儿。

    “小白阿姨,你不抛弃我们了对不对。”小家伙停止了哭泣,忍着胳膊擦破的疼,忍着膝盖磕破流血的疼,天真的问道。

    阮白摇了摇头,却发现自己连摇头都不敢太明显,害怕孩子因为情绪激动,会再受伤。

    小家伙还在拽着她包包带子,不撒手,她走一步就跟一步,无奈之下,她低头捧着慕湛白的小脸说:“跟你爸爸回家,听话。”

    慕少凌走过去,牵住儿子的另一只手,低头说:“我们回家,还有,类似于今天打扰你小白阿姨相亲的事情,只允许发生这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    阮白抬手,尴尬的往耳后掖了一下头发。

    “可是,小白阿姨说她在办正事,不是在相亲”慕湛白陈述事实,眼睛澄清的看着爸爸,希望爸爸不要误会小白阿姨。

    果然,慕少凌看向了阮白。

    阮白也对视了他一眼,以为他会明白,她是怕孩子因为相亲的事情大闹特闹,才不得不说谎搪塞过去。

    慕少凌牵起慕湛白的手往出走。

    续阅下文,请关注作者,发私信,回复文名:萌宝驾到,爹地投降吧,即发下文。

    慕湛白却死活扯着阮白的包带子。

    一行三人,两大一小,就这么离开了餐厅。

    1.上饶婚嫁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来源;2.转载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补充。